<pre id="ljfxn"></pre>

    <span id="ljfxn"></span>

        <pre id="ljfxn"><dfn id="ljfxn"><span id="ljfxn"></span></dfn></pre>

        <ol id="ljfxn"><th id="ljfxn"><progress id="ljfxn"></progress></th></ol>

        <ins id="ljfxn"><meter id="ljfxn"></meter></ins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ljfxn"><span id="ljfxn"></span></menuitem>

          <pre id="ljfxn"><track id="ljfxn"><span id="ljfxn"></span></track></pre>
            <ol id="ljfxn"></ol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ljfxn"><span id="ljfxn"></span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從1.0到4.0,博物館文創破圈進行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08月29日 06:57    來源:光明日報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守望家園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從拼手速才能“搶”到的“考古盲盒”,到能吃的“古錢幣”巧克力成為爆款,再到“唐宮夜宴小姐姐”走紅破圈,短短幾個月,“會玩”的河南博物院著實火了一把。博物館再次借由文創上了熱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博物館推出盲盒、美食、美妝、數碼產品、游戲……已不新鮮,且熱度不減。從1.0版到4.0版,博物館文創一路“野蠻生長”,不少產品因為絕妙的創意大受歡迎,而博物館文化也借助這些跨界文創中不斷破圈,以更多方式走近了大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1.0版 復印文物形象,簡單疊加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博物館文創“亮相”的初級階段,往往充當了博物館旅游紀念品的角色。比較常見的是文物仿制品,還有馬克杯、T恤、便利貼、書簽、筆記本、冰箱貼等小件生活日用品或文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1.0版的文創,通常是將文物按一定比例仿制,或者是將文物的形象、博物館建筑圖案、logo的元素直接印制到產品上面。其中,仿制品只有純觀賞性功能、缺乏實用價值,且定價較高,常有觀眾高呼“買不起”。而印制圖案類的文創設計普遍比較簡單,只是直接、機械地復印圖案,缺乏創新點。這樣一來,文創價格往往兩極分化,無法分層照顧不同群體的消費需求。另外,這個版本的文創品種有限,同質化嚴重,銷售也主要是在博物館里售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總體來說,1.0版的文創,跨界幅度比較小,產品帶給公眾的吸引力不足。很長一段時間內,這是博物館文創的主要呈現方式。實事上,時至今日,仍有相當一部分中小博物館的文創還停留在1.0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.0版 提取文物元素,創意生活

                    2.0版的文創少了“冰冷”,多了“鮮活”,開始留意提取文物中吸引人的元素進行產品設計。比如北京故宮博物院推出的朝珠耳機,就巧妙利用了朝珠和耳機外形的相似性,有人戲言戴上耳機仿佛瞬間“老佛爺附體”。再比如上海博物館的“天下一人”帆布包,提取了宋徽宗在《柳鴉蘆雁圖》中的簽名畫押進行設計,做成的帆布包極具個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.0版的文創,產品使用場景逐漸生活化,一個個既有顏值又有實用性的文創陸續走紅。膠帶、鎮尺、手機座、帆布袋、雨傘……這些產品頗具個性的時尚感,既符合了現代人的審美需求,又滿足了人們穿越時空的愉悅感,成功吸引了公眾對博物館文化的關注。正如中國文物學會會長、原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所說,“把文化資源提煉出來,和人們的生活對接,人們才會喜歡!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版本的文創,除了文具、日用品外,也開始有了電子產品、食品、護膚等種類新的嘗試。對于2.0版文創,博物館一方面嚴格把控質量,一方面在產品價格上有意識地進行分層設置,滿足不同群體的消費需求。同時,銷售渠道也從單一的館內柜臺,拓展到網絡營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3.0版 脫離文物本體,挖掘內涵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版本的文創,已進入到“大步”跨界階段,打破次元壁,玩轉流行文化。隨著博物館跨界品牌授權合作的深入,各種各樣令人耳目一新的“博物館+”紛紛出現:+餐飲、+科技、+金融、+美妝、+旅游、+游戲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,中國國家博物館與歐萊雅聯名推出的《千秋絕艷》系列口紅,將五種“明星色號”與五位“古典美人”相對應,將中國古典優雅感融入美妝;故宮博物院與網易游戲聯合開發的手機游戲《繪真·妙筆千山》,以《千里江山圖》為創作藍本,玩家如身臨其境,一秒穿越回北宋的大好河山;三星堆博物館在微信表情商店上線“古蜀萌娃”系列表情包,原本神秘、嚴肅的青銅面具變身可愛的萌娃,配上趣味十足的四川方言,風格輕松愉悅,引發網友紛紛下載;湖南省博物館與長沙銀行、奶茶品牌“茶顏悅色”聯合推出了信用卡“喝唄卡”,以湖南省博“君幸食貍貓紋漆盤”IP為主題,用美食話題輸出歷史和文化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打造3.0版的文創時,博物館開始關注到知識產權的保護和利用,有意識地樹立品牌形象,打造本館特色IP。同時加強網絡銷售渠道的宣傳,開通天貓、京東、微信等多平臺的銷售渠道,且重視線上宣傳力度、著意維護品牌形象。這個版本的文創,除了產品本身質量的把控,還注重其附加價值,比如頗費心思的包裝盒,足以讓產品再上檔次。不少觀眾將博物館文創作為贈送親朋禮物的優質選擇,可以說是人氣滿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3.0版的文創,擴寬了思路,全面開花。它們打破了傳統的實物產品界限,延伸到無形的產品之中,各種創意聯動層出不窮,迎來博物館跨界新風貌!安┪镳^文創IP的新時代已經到來”,原陜西歷史博物館館長強躍如是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4.0版 打破文物局限,拓展外延

                    4.0版的文創,不僅是對于博物館原有內容的開發,還盡力擴大其外延,實現價值的自我創造,是跨界合作的又一次“升級更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故宮出版社聯合真人密室逃脫游戲連鎖品牌“奧秘之家”,推出互動解謎書《謎宮·如意琳瑯圖籍》《謎宮2·金榜題名》。書中將故宮文化與中國古典文化進行趣味結合,包含了較簡單的禮樂度量、時令節氣、棋譜書畫、五行八卦等知識,拓寬了博物館文化的外延。故宮出版社社長王亞民認為,是“與科技創新、多媒體進行融合”的跨界文創,“讓故宮的文化更好地走向社會、走向大眾、走向青少年的心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蘇州博物館的“融”模式,也是4.0版文創擴展博物館外延的優秀案例。據蘇州博物館副館長謝曉婷介紹,“融”的對象包括不同行業的合作伙伴、不同領域的專家、不同需求的群體,包括媒體、旅游、金融、科技等六個板塊。謝曉婷指出,這樣的深度合作,可以“助力博物館走進大眾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4.0版目前是博物館文創跨界合作的高級階段,此時的產品已不再是1.0版的文具、包包,而是深挖了博物館的文化潛能,跨界合作更系統、科學、擁有著較為成熟的運作體系。例如,敦煌研究院將自家文創中心分為“如是敦煌”“念念敦煌”“星空下人類的敦煌”三個子品牌,分別來挖掘闡釋敦煌藝術、對外品牌合作和組織舉辦公眾活動;將反彈琵琶、飛天、駱駝、藻井、九色鹿、菩薩等特色元素融入文創中;跨界合作啟動“數字絲路”計劃,推出敦煌動畫劇、“敦煌詩巾”小程序等數字產品,形成了網絡時代文創產品開發新模式,用大眾喜聞樂見的方式,生動解讀了跨越千年的壁畫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總體來看,4.0版的文創,注重提高博物館文化對于社會的影響力,極具創新意識和大局觀。它們能夠無限拉近博物館與公眾的距離,貼切生活,走近千家萬戶。正如河南博物院副院長李琴所說,“用古今對話抓住觀眾的心”,通過對傳統文化的創新表達,令公眾感悟中華文化的堅實內核,提升文化自信,也助推文旅融合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放眼全國,博物館的文創產品開發隊伍在不斷地擴大;各類新文創產品相繼面世,引領國潮消費新時尚。目前我國數千家博物館推出了難以計數的文創產品,有的尚處于1.0版的“小白”階段,有的已率先進化到4.0版。當然,并非所有博物館都按照這個發展階段依次過渡,有的就出現了跳躍式發展,而且在一個博物館中幾種版本的產品并存的情況亦非個案。在文創發展之路上,各博物館都在“上下而求索”;從1.0到4.0,博物館文創破圈正在進行中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。ㄓ浾 李韻 通訊員 吳宜潔)

                  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>>>>>

    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 李冬陽 )

                  從1.0到4.0,博物館文創破圈進行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-08-29 06:57 來源:光明日報
                  查看余下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