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ljfxn"></pre>

    <span id="ljfxn"></span>

        <pre id="ljfxn"><dfn id="ljfxn"><span id="ljfxn"></span></dfn></pre>

        <ol id="ljfxn"><th id="ljfxn"><progress id="ljfxn"></progress></th></ol>

        <ins id="ljfxn"><meter id="ljfxn"></meter></ins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ljfxn"><span id="ljfxn"></span></menuitem>

          <pre id="ljfxn"><track id="ljfxn"><span id="ljfxn"></span></track></pre>
            <ol id="ljfxn"></ol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ljfxn"><span id="ljfxn"></span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唯作品論才能創作出經典之作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05月20日 10:36    來源:光明日報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演員鄭爽被網絡實名舉報,涉嫌通過“陰陽合同”偷漏稅,領取天價片酬。這一新聞再次引發輿論熱議,社交媒體被“1.6億元片酬”“日均薪酬208萬元”刷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天價片酬,嚴重擠占了影視制作成本,對影視行業健康發展傷害極大,對社會公平正義損害極重。這些早已成為人們的共識。近年來,為控制影視制作成本,將演員片酬在制作成本中的比例調至合理范圍,有關部門和相關行業組織進行了不少努力。2018年,中宣部等聯合印發《通知》,要求加強對影視行業天價片酬、“陰陽合同”、偷逃稅等問題的治理。同年,三家視頻網站及六大影視制作公司發布聯合聲明,共同抵制演員天價片酬,設定最高片酬限額制度。2020年,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印發通知,對演員片酬作出明確規定。今年1月,中國文聯出臺自律公約,要求文藝工作者堅決抵制偷稅漏稅、簽署“陰陽合同”、索取天價片酬等行為。以上僅是最近幾年的舉措。把眼光再放遠一點,就會發現,天價片酬問題幾乎是與中國影視市場化進程相伴生的一種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1995年第七期《當代電視》邀請了影視界知名人士米家山、陳道明、申軍誼、孫道臨、吳貽弓等共談演員片酬。當時中國電影剛走向市場沒幾年,演員片酬占比過高導致的問題,就較為嚴重了。以至于1997年12月有媒體刊發《CCTV“封殺”高價大腕?》的文章。比題目更引人深思的,是文章的第一句話:“1997年娛樂界讓人最觸目驚心的便是影視片的制作費和大腕明星的片酬!痹瓉硖靸r片酬,已經至少被人們說道了20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1997年,為了遏制明星們的過高片酬,中央電視臺組織15家電視臺及有關電視劇制作中心的制片人,組成“CCTV特約制片人聯誼會”,對部分演員索要高片酬予以抵制,以保證至少有50%的經費用于電視劇拍攝制作。即使是當紅演員,每集片酬也不得超過1萬元,并且申明,如果有演員要求突破上限,所有會員將一致予以“封殺”。不知道這是不是中國影視史上第一次對演員限制薪酬的舉措。但很顯然,這不是最后一次,而且收效似乎寥寥。1998年第二期《鄉音》刊發的《“封殺”片酬能否成行?》一文,提到演員片酬占制片總投資的比例,1979年占15%,1989年占30%,1998年占60%。那時演員片酬較高,占到總投資的一半以上,甚至絕大部分,造成明星“緊吃”,制作費用“吃緊”的狀況,是很不正常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天價片酬的問題存在了很久,但是為什么至今依然存在。一方面,改革開放四十多年,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積累了大量的物質財富。以大型互聯網公司為代表的資本,最近這些年紛紛涌入影視制作行業,帶來大量資金。另一方面,文藝界本身也存在浮躁的行業氛圍,比闊氣、講排場、拼明星的不良風氣在小圈子內盛行。編劇陳彤說,以前制片人都會問編劇,你想寫什么戲?現在,他會直接告訴你,你要寫一個什么樣的劇,才會有流量明星來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流量明星,逐漸成了影視圈內部分從業者心照不宣的通行證。編劇汪海林舉了一個例子。有的平臺事先定了一個流量明星的名單,讓制作公司在里面選,只有在名單上的演員出演,平臺才買。經紀公司知道自家演員在名單上,自然坐地起價。有人生動地打了個比方,如報價5億元購片,制作公司拿出3億元請指定的男女演員,一人1.5億元,剩下的成本5000萬元?偝杀3.5億,除去稅等,制片方可以賺近1億元。真正用來拍戲的錢,包括制作費、編導和所有工作人員的費用,可能只有這5000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財大氣粗的平臺和制片方選角只看“數據”,而數據則是可以偽造的。流量明星和團隊必須掌握水軍,通過控評、刷數據、“撕番位”來保障流量明星能夠持續獲得天價片酬。數據成了衡量一個演員是否有“流量”的唯一標準。在這種情況下,一個演員有沒有藝德、演技如何,都是不重要的。甚至,演員有“黑點”也是可以容忍的。鄭爽就是其中一個典型例子!昂诩t”也是紅,雷言雷語說得越多,話題熱搜上得越勤。丑聞劣跡甚至成為某些演員挾以自重的資本。部分流量明星和平臺的這種做法,嚴重偏離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幾年,通過各部門共同努力,天價片酬現象已經得到大力糾正!靶〕杀、大情懷、正能量”的原則,正在影視創作中流行開來。如今,相較于天價片酬明星生產的平庸甚至低劣之作,越來越多觀眾更愿意為好故事、好作品買單。當然,要想真正遏制住天價片酬以及浮躁的行業風氣,形成真正風清氣正的影視創作氛圍,還需要整個行業、社會的共同努力。只有將唯片酬論、唯流量論、唯票房論轉變成唯作品論,才能創作出更多經得起考驗的經典之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。ㄗ髡撸汗 超)

                  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>>>>>

    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 李江濤 )

                  唯作品論才能創作出經典之作

                  2021-05-20 10:36 來源:光明日報
                  查看余下全文